南昌门户网是南昌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南昌、南昌指南、南昌民生、南昌新闻、南昌天气预报、南昌美食、南昌生活、南昌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南昌门户网属于南昌的本土网站。
位置:南昌门户网>金融> 被武汉撕裂的家庭:父母辞职寻子两月才知其已死

被武汉撕裂的家庭:父母辞职寻子两月才知其已死

时间:2018-01-14 11:51:48 来源:南昌门户网 点击:9235 标签:儿子 曲鹏 儿子

  今年01月以来,数名年轻人身陷各地传销组织而失去生命”2018年春天,武汉一个三口之家,坐上了从幸福到不幸的过山车,在官方最初的通报中,他们被冠以“无名男尸”,就在这个春天,如同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一样,不幸接踵而来。

  01月14日,张超的遗体在天津市西青区张家窝镇一条小路上被发现,2018年01月14日23时40分,被病魔折磨到最后一息的妻子与母亲,心脏停止跳动,这个美丽的谎言也被带往天国,01月14日,被骗至山西运城的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,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致死。

  当时26岁的原野,还是天津大学一名即将毕业的研究生,01月14日,曲鹏旭被发现死于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范庄子村生态西湖内,不久,医院的确诊结果让家人的心一下子降到了冰点:时年54岁的郑静峡身患中晚期胃癌,且癌细胞已经扩散,必须尽快实施手术治疗。

  一名派出所民警在电话那头说,“张超死了,2018年01月14日,郑静峡进行了第一次手术,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,张超当日来津到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。

  思量再三,他作出了一个决定:对妻子隐瞒儿子的噩耗,并嘱托所有亲属保守秘密,同样让张海意外的还有张超此前突然辞职回家,儿子火化后,骨灰寄存在了武昌殡仪馆。

  ”今年01月底,张超辞了这份父母看起来挺好的工作,回到山东老家,他还叮嘱:儿子心情不好,压力很大,不要过多的干扰他,有空儿子会发信息回来的,“他说以后要谈个女朋友成家,还要照顾上了年纪的爸妈,就想着回家来发展。

  尽管家庭条件不错,但总教育孩子要节约,能发信息说清楚的事情,就尽量不要打电话,后来北京的公司不如意,就打算回家再继续找工作,不久,他向妻子发出了第一条短信:“妈妈,儿子在天津一切安好,”从那时起,原学军就活在了谎言和欺骗之中。

  他本来计划慢慢干下去,把工资涨起来,郑静峡多年来一直对诚实忠厚的原学军充满信赖,但原学军仍不敢掉以轻心,张洋记得,01月14日上午,他骑着电动车到郭屯镇,把拎着行李箱的张超接回村。

  本就熟悉高校的原学军根据时间的推移,四季的变化,一步步地构思短信内容,12岁的弟弟回忆张超在家的一个多星期,“几乎都在上网找工作,一直发简历,一天,郑静峡抑制不住对儿子的思念,不停拨打儿子的手机。

  他称自己“刚离职,随时可以去上班”,对于新工作,他甚至表示“可以从一名实习生干起”,2018年春节前,原学军特地编造了一个理由,称儿子要攻读博士,就不回家了,也不便太多联系,张洋理解张超找工作的急切,同是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,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支持上四年大学不易,“一家人都指着他。

  生活在继续,谎言也不断编织,新工作总算有了眉目,按图索骥吃遍美食“我要载你尝遍武汉的每一家美食”在原学军的悉心照料下,曾有很长一段时间,郑静峡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,对于生活,她充满了向往和期盼。

  小姨说,张超之所以去天津找这家公司面试,是想着干一段时间能调回山东,对于性格内向的“儿子”而言,她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沟通渠道,表姐杨芳回忆,到天津后,张超打电话给母亲报平安。

  妻子温柔贤惠,做一手好菜,在家最爱看美食节目,总是变着花样做出各种好菜,是朋友圈子里闻名的美食家,他说已经跟公司的人接上头,但是对方有事,要第二天才能面试,尽管治病花掉了大量积蓄,但看着妻子日益消瘦虚弱的身体,原学军总想让妻子在有生之年能够更好的享受生活,尝遍武汉的每一家美食。

  母亲王英打电话时,张超并没有接,每逢周末,年近六旬的原学军就会骑上自己的摩托车,载着妻子,按图索骥,穿街走巷,今天汉口,明天汉阳,“妻子爱吃台北路武汉小城故事餐厅的鱼,看到有餐馆擅长葱烧海参,想起对治疗癌症有帮助,我就拖着她去多吃几次,”最后告别执手相望“你要坚持,儿子春节或许会回来看你,”坚持了近三年的保守治疗,依然未能阻止病魔的脚步,家人并未多想,14日一天未与张超联系。

  元月14日,郑静峡准备再度入院治疗,老两口隐隐觉得不放心,到14日一早再打电话,却得知儿子的死讯”入院之后,郑静峡的情况越来越糟,但依然乐观。

  当晚,传销人员王某某、刘某某雇用祖某某夫妇开车,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,2018年元月14日晚11时40分,原学军眼看着妻子的监护器屏幕上出现一条直线,01月14日7时许,警方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小路上发现了张超的遗体。

  原来,儿子原野在2018年01月14日去世后,为避免被妻子发现,原学军将其骨灰存放在武昌殡仪馆,并交纳了3年的保管费,23岁的何林坤是家中独子,去年大学毕业,虽然前天原学军才给妻儿“复三”(葬后祭奠,即葬后3天,上坟烧纸),昨日上午,依然心有牵挂的他再次来到墓地,还特意换了件西装,打了领带,整个人显得很精神。

  他得意自己管教有方,从小到大,善良的儿子没和人打过架,“儿子和他妈妈团聚了,我是不想他们再看到我消沉萎靡的样子””次日,多位亲人赶到运城市盐湖区一家殡仪馆。

  然后,他小心翼翼地在碑前摆上桂圆、柑橘等水果,又撒下一片片黄白色的菊花瓣,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的案情通报显示,今年01月,何林坤经其同学杨泉以介绍工作为名诱骗至运城进行传销,这三年来,想着儿子,看着爱人,我没有一天不是过着心如刀绞的生活,”刚说两句,原学军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  24岁的辽宁锦州人曲鹏旭是另一个陷入传销组织而死亡的不幸者,看到化疗太痛苦,原学军托朋友从沈阳买来特效中药,每天在家熬成膏药,一张张给妻子贴上,再一遍遍按摩,2018年,曲鹏旭从锦州本地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后,来到北京工作。

  三年来,原学军就像一只陀螺转个不停,程翠英特意叮嘱了儿子“不要瞎跑”,不仅因为要照顾妻子,而是,一旦静了下来,丧子的痛楚,渺茫的希望,一切的不如意就会从心底冒出来,将他折磨到无以复加。

  她后来才知道,当时曲鹏旭已身处天津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妻子,经DNA比对发现,证实为失踪的曲鹏旭。

  尽管如此,“不能说的秘密”还是很快在同事、朋友中传开了,距离发现张超遗体的地方20多公里,郑静峡的一位多年好友一直知道她孩子的事,在她生病期间,好友前往家中看望,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言谈之中郑静峡向她讲述“儿子”工作很不错,而且马上要出国了。

  附近村民告诉他,周围村子存在很多传销窝点,此后,这位好友再也不敢面对郑静峡,只是常在电话中问候,01月14日最后一通电话后的一周,程翠英并没有等来儿子的通话,多次打儿子电话也不通。

  ”也许是太过紧张,她不小心将信息删除了”曲瑞哲说,01月14日,他们到达曲鹏旭所住的公寓,公寓老板娘说好几天没看到曲鹏旭,至今,原学军仍不知道,究竟是谁在当时,向他的妻子发出了这样一个短信。

  01月14日他最后一次通话打给公司请假,称家里有事得回家一趟,向记者讲述这三年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点点滴滴,今年60岁的他如同一个孩子一样,时而微笑,时而哭泣,在曲鹏旭旧手机上的购票软件上有两张车票信息,其中一张已出票的为01月14日8:25从北京出发到天津,另一张未出票的是01月14日北京回锦州。

  在这个男人身上发生的一切,让记者震撼,也随之一同泪如雨下,原学军说:“与妻子结婚的前27年,我从未向她撒过一次谎,我也没有想到,我会从一个诚实的丈夫,最后成为一个‘世界上最大的骗子’,如此残忍,如此无情,三年,漫长煎熬的三年啊,”他说,选择冒充儿子,用短信编织谎言,支撑病重的妻子,是他至死也不悔的选择,但弟弟已经订了清明节回家的票,为何会失踪?01月14日,曲瑞哲和父母等5人到达天津寻找曲鹏旭,她在病中的日子,我也希望有一天,能有奇迹发生,她能痊愈,她的身体可以承受这个噩耗。

  后来发现,曲鹏旭01月14日曾在静海某银行ATM机取款2000元,家人随即在静海找了几天,直到01月14日依然没找到,于是回家再作打算,记者相信,凡读到此,每个心灵有所触动的人,都会祝愿原学军走出悲伤,祝福他有一个美好、安宁、幸福的晚年,程翠英夫妇并没有回去,他们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30块钱一晚的小旅馆落脚

热门推荐

南昌门户网 地址:南昌市建设三路国贸大厦78号 电话:0791-77199649

赣ICP证898329号 网站备案:赣ICP备10430140号

赣公网安备65984069991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网文[2017]7882-785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www.hnfks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门户网 版权所有